想瘦的如月

鬼灭,阴阳师,JOJO当然必须有冬巡组啦

只要你买冬巡组,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

当你犹豫要不要剪头发的时候(茸,累,利,赫)

  突然诈尸,我明天终于要去剪头发了,从开学到今天都一直在犹豫,问了好多人,结果他们都说我妹妹头可爱些,包括我的班主任(ಥ_ಥ),好吧主要是今天有人约我看电影,就是那个少年的你,她问我要不要剪头发,就在这个神圣的时候我tm终于决定了,我要布姐头╮(╯▽╰)╭,于是就有了这篇

  咳咳,至于那个长篇我可能会在期末一口气发(我打算期末的时候“赶作业”)

  因为最近开始沉迷HP,我又想,,,,(不,你不想)。

  我在漫长的人生中领悟到了一件事,人类越是觉得不好,越是抵触它,但是到头来还不是真香,我不做麻瓜了,汤汤!(原来的我因为书太厚了,就没有看,
哪知道现在真上头)




Are you ready?

Go

注意,头发是那种比齐肩长一点

-茸茸

  “乔鲁诺啊,你说我是把头发剪了还是不剪呢?”你躺在他身后的沙发上把玩着留了半年的头发,你总是这样每到冬天就想要把头发剪短,到了夏天又开始后悔。

  “我觉得小姐你这样也很好看呀,短发也很可爱。”年轻的教父一边工作一边回答你的问题。

  “但是Jojo,我好犹豫啊。”你长叹一口气,“小姐,想太多会变得更犹豫的。”乔鲁诺转过身来,靠在你耳边,“不管是长发的小姐还是短发的小姐,我都喜欢。”

  于是你下定决心去剪头发,不管好不好看都有人喜欢不是吗

   〔让我们在这寒冷的夜里一起恰柠檬吧〕



-累

  “呐,累酱,你说我是长头发好看还是短头发好看呢?”坐在房梁上翻花绳的男孩子停止了动作,低着头认真的思考着。

  你觉得可能得不到答案了,就闭上眼睛休息,男孩一下跳下来,“我要帮姐姐剪头发,然后姐姐再把它留长好吗?”累捏住了你的发尾,“就像真正的家人一样。”

  “可以啊,那累酱,你一定要把姐姐变得可爱哟!”

  〔心灵手巧的弟弟,给俺也整一个〕






-一米六–人类最强

  “利歪,利歪,你说我是短发好看还是长发好看?”洗抹布的利威尔停下了手里的活儿,“像你这种满脑子都是屎的人,不管是什么发型都很难看。”

  你生气的离开家,跑向理发店。

  吃晚饭时,利威尔看见了有着同样发型的你,愣了一下“你这小鬼。”

  你冲他哼了一声,垃圾一米六,咱俩一样丑

  〔不亏是你~〕




-赫敏

  你一头撞在书桌上,“啊啊啊啊啊啊啊,赫敏,我又想去剪头发了,但是我又想留长,怎么办啊!”

  “哦,○○我觉得你需要一种魔咒,可以让你的头发随意变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她咬着笔思考着,“我明天告诉你吧。”

  你开始收拾书本,“赫敏,我必须走了,马上到魔药课了,明天见,别忘了想魔咒,还有我喜欢你。”

  你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,就跑开了,并没有看见赫敏微红的脸颊和情不自禁上扬的嘴角。

  〔教练我也想学〕         〔为什么我只是个麻瓜〕











  我他妈的又开始犹豫了,我上辈子一定是个物理的多选题。

   我的运气真的是差到底了,物理补习班做的卷子,选择题是蒙的,15道全错,英语的判断,5道全错(还有人抄我的)。真的是完美的避开了所以正确的答案,现在只有我说这道题是蒙的,都没人敢抄了。

  要期中啦,加油复习吧,各位

  记得根据天气加减衣物吖,不要感冒了

  给我评论~评论~评论~

快乐茶哥,忧伤布姐
笑了一节课

假如你是迪乔的女儿

我想把这个写成长篇,给妹子一个替身


但是在镜姬日和坊(奶妈能复活)和魅妖彼岸花(魅惑敌人,让他们变成二五仔)中左右徘徊,有人能给个建议吗Q_Q


今天还是小段子吧







go


–打雷


  “喂,○○。你已经是大孩子了,你要学会一个人睡觉了。”想和乔纳森过二人世界的Dio把你从房间里提了出来。


  你的房间早就收拾好了,但是就是不愿意住,说是害怕鬼。


  因为乔纳森爸爸不在,所以你只有委屈的蹲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的自闭。


  “Dio,○○呢”刚到房间的乔纳森没有看见你有点懵逼,“哦○○那孩子说要自己一个人睡。”“嗯,那好吧。”


  外面的灯都暗了,为了不让Dio发现你怎么晚因为害怕还没睡而嘲笑你,所以你也把灯关掉了。


  黑漆漆的房间什么都看不清,你感觉好像黑暗里藏着很多怪物,你躲进了被窝了,但是感觉怪物们就在被窝的外面徘徊,你害怕极了。


  哗啦啦,是雨水落到树叶上的声音下雨了。


  突然窗户闪过一道白光,你有点被吓到了,在安慰自己的时候,打雷了,你以为雷想弄你,你就连忙裹起被子躲到角落里,虽然害怕角落也有鬼,但是鬼总比会劈开东西的雷好。


  “Dio,要不要我还是去看看吧!”乔纳森有点担心你,“JOJO,既然放了手就不要去了。何况不止有你想去看他呢。”“那好吧。”乔纳森有点奇怪怎么好像之前Dio没有盖被子啊,算了算了不多想了。


  在走廊上,打着手电筒的徐伦和仗助相遇了,“喂,你这家伙大半夜不睡跑到这来干什么?”“我还想问你呢,仗助。”


  然后他们发现了向你房间走近的乔鲁诺。


  你的房间门被打开了,缝隙里透出了手电筒的光,完了完了,有鬼来吃掉我了怎么办,你的心碰碰跳个不停,












以下内容自行想象






帮我想想吧,魅妖花和镜姬日和坊,再不然狰草(打一下要反击,还回血的那种爸爸)也行(每次我的一段阵容)


gay 还是欧洲人(短小)

刚刚看迷宫组时想到的,茸茸哒





go




  “嘿!乔鲁诺不会是个gay吧!?”你看着最近和布加拉提走的很近的乔鲁诺有点小激动,“他各个方面都不像是gay,他绝对不是,我说他就是个异性恋。”有着长椅兄弟情的米斯达帮乔鲁诺辩解,当然你们肯定不会信他。

  “那儿,看那,那晒到黄褐色恰到好处的皮肤,还有优美的线条,他觉得是gay!”你们趴在墙后面,徐伦有点激动的指着乔鲁诺“我敢确定,他就是gay!”

  你越看越觉得乔鲁诺就是个gay“你们看看他一丝不苟的头发,还有粉红色的衣服。”

  仗助有点脑壳痛,“也许他只是个欧洲人”

  你和徐伦不由自主的盯着米斯达,“看我干嘛”米斯达有点慌。

  “你们知道的,在遥远的外邦,人们养孩子们的方式是不一样的,他们会做奇怪的运动,还穿一些奇特的服装。”仗助摸着牛排头思考者,你有点丧气“这个问题可能还要几周才能得到答案。”

  布加拉提拿着两个冰淇淋,让乔鲁诺选一个,看着乔鲁诺的手快要碰到布加拉提的手了,“他就是个gay!”“oh,Mygod,gay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He is a gay~~~”你不经意间唱了出来,其他三人三脸蒙蔽,“我去,他们俩人呢!”

  “你们找我们有事吗?”背后传来布加拉提温柔的声音,被逮到的刺激,吓的你咽了口口水,“没事没事。”

  “那个没事的话,我们就先走了,拜拜。”你有点紧张的拉着徐伦的手,对布加拉提说,布加拉提妈妈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原谅,“那好吧,回家小心。”

  劫后余生的你只想要回家,“徐伦,我先回去了。”你和徐伦,仗助道别,然后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回去。

  “oh,mygod.我居然知道了乔鲁诺的秘密。”你低着头喃喃自语到“真的是,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  “那么○○知道了我的什么秘密呢?”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你差点心脏病给吓出来。

  乔鲁诺一把搂住你,“女人,我要向你证明我到底是不是gay”(划掉)

  乔鲁诺一把搂住你,变出一朵波斯菊,“○○,难道我的心意,你还不明白吗。”




(以下内容自行想象)




   啊啊啊啊啊啊啊,我最近要死了,我总有一天要捶死一只叫伊吹的猫,头发越来越少。

  快要冬天了,不知道冬巡的两人还能回来不,难受

美人鱼名场面

我第三周年送的是哮喘咸鱼,难受还不如插秧婆呢,,


搞笑的,写着玩的


你:呼呼,我要说的是你们千万不要害怕


大岳丸、久次郎:我们是斗鸡毒瘤,我们不会怕,您请说。


你:我,我刚刚抽到哮喘之主了,就在庭院里,他看起来蔡极了。


大岳丸:您说的是这个吗(菜虚鲲)


你:不是那个是踩着鲲不是鲲呀


大岳丸:(咸鱼王)


你:鲲呢,鲲呢


久次郎:(庄周)鲲


你:就是那个单脚踩鲲的,上半身没有衣服的哮喘呀,痒痒鼠有没有打过啊


久次郎:那个哮喘,他帅吗


你:呀,他不是帅不帅的问题,他就是那种很特别,特别的……遗憾的是我反的太快,没有看清楚他是哪只手撑着膝盖的


大岳丸:噗嗤


你:你在笑什么


大岳丸:我打爆哮喘了


久次郎:噗嗤


你:你又在笑什么


久次郎:额,那个,我也打爆哮喘了


你:你们一起打的?_?


久次郎:呃呃,对对


大岳丸:噗嗤


你:你们明明在笑我,你们都没有停过


大岳丸:额,秃子小姐,这样吧,你先回去等消息,我们一逮到哮喘就把他打一顿


你:那好吧




久次郎、大岳丸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







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真的气,我不想要咸鱼


秋梦





  “起风了!”风带着属于秋天的枫叶袭来,“很快就会见的安特鲁了。”巡逻的磷叶石对在做采集工作的特斯拉到。

  今年一定要让南极石第一个看到我,磷叶石结束工作后高兴的想。走到南极石的房间,却没有看见水池里的南极石。

  他去哪里了,磷叶石到处找他。“青金石,你知道南极石在哪里吗?”青金石笑了笑“他在绪之滨呀。”

  南极石在干嘛,晚上还跑那么远。

  “喂!南极石!”磷叶石冲着远处看着大海的南极石吼到,南极石也听见了他的声音,转过身,静静的看着他。“喂,你要干嘛呀!”磷叶石向他跑去。

  但当磷叶石只离南极石一只手臂的距离时,南极石比了一个“嘘”的动作,啪。

风的声音遮住了一半的声音


  磷叶石一下子从地上坐了起来,旁边的南极石听见动静连忙走去,“磷叶石,我……”“南极石,你先听我说,我刚才梦见你……”磷叶石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只有半边脸的南极石向他微笑,又是清脆的一声。

  “磷叶石,磷叶石”这是属于幽灵水晶的声音,磷叶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“幽灵水晶,我刚刚……”

啪, 磷叶石一下子就清醒了

  其实比起冬天,秋天的风更加的冷吧。







 
(没啦)

快冬天了,感觉这把刀不是想忘就能忘的。成都现在好冷{{(>_<)}},我太难了,物理要我死。

给个评论吧

假如你是迪乔的女儿 (二)

学校与子世代的故事,真实发生的事,主要迫害我同桌,今天和昨天没迫害到她。


第二人称是我的视角,仗助是我同桌的


-背平方数


  叮铃铃     叮铃铃


  “昨天的作业不是有让你们回家背平方数吗?这会儿我随便抽几个人来检查。”数学老师把教案放在讲桌上,走下讲台靠着讲台。


  全班都不说话了,把书翻开,趁时间多记点。你当然回家没记,听到老师的话咽了咽口水,千万不要抽到我。

 

  魔鬼先在一二大组抽了几个人,只有两个没有背到,快要抽到你和同桌仗助那里了,你的心跳越来越快,千万不要是我。

  

  “东方仗助。”老师向仗助扬了扬下巴,让他站起来背。“1的平方是1……24的平方是4……四百八十……”


  你本来想戳他四下的,可是呢,想到他这个智障可能

会一脸愤怒的看着你,“你戳我干嘛!”然后全班都看着你们,然后呢,两个一起被罚。


  “你还能背出来吗?”老师瞥了他“下课来办公室背。”


  你陪他去办公室,结果呢,他不是害怕就是紧张,背了三天终于过了。


  终于过了


  午休的时候,你轻轻的靠在他耳边轻轻的说“平方数!”看他一脸害怕的样子,你不经笑出了声。








这个本来该昨天写完的,因为要肝阴阳师就没写完。本来还有两个的,但是呢,这会儿在同学家吃饭,她的弟弟是个熊孩子,本来还有两个的,所以以后再写吧,迫害是不可能停的。


如果你是迪乔的女儿

是子代的,然后还有DJ,emmmmm子代都是小屁孩,睡前短小。




-梦想


  “○○,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仗助看着电视里的明星问,“我的还不知道呢!乔鲁诺和徐伦呢?”你摸摸头,想知道徐伦的梦想,“我乔鲁诺乔纳巴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成为秧歌star!”乔鲁诺可兴奋啦,“emmmm我只想要自由”你听了乔鲁诺的梦想觉得秧歌太low“那我要当star!”仗助觉得就他的梦想最好了“我想做警察。”


  乔纳森和Dio从楼上下来了,“爸爸!”你扑向乔纳森,乔纳森一把接着你,“怎么了?”乔纳森冲你笑到,“爸爸,徐伦想要自由,仗助想做警察!”Dio挑了挑眉毛“你呢?”你有点自豪“我想当star,乔鲁诺想当秧歌star!”“不愧是我Dio的儿砸,乔鲁诺真棒!”而乔纳森皱起了眉毛“乔鲁诺,我们说好了要做个绅士的。”


乔鲁诺猝,死因想做个黑帮大佬。





-喝牛奶


  “爸爸,我可以不喝这个吗?”你有些厌恶的看着这杯难喝的东西。“不可以哟,不喝的话是长不高的。”“那我能长的爸爸这么高吗?”你用星星眼看着乔纳森,“嗯,真的有可能的。”乔纳森认真的想了一下,“爸爸!乔鲁诺喝掉了我的牛奶!”你有点生气,这是长高的希望呀!“爸爸,我也想要长高。”乔鲁诺解释到。一旁的Dio看见了乔鲁诺的动作给他点了个赞。









为啥Dio要给乔鲁诺点赞呢?猜对没奖







帮我点个赞,我们一起过平静的生活



感觉徐伦就像艾主席的女儿,两个人都想要自由。。


当你看见动漫里沙雕的他时(卡兹,龙舌兰)

这个主要是我刚刚在哔哩哔哩看见JOJO的沙雕笑声的时候,每天一边卡兹,告别抑郁。


今天真的是快乐的一天,我下午和我两个幼儿园大班的妹妹吵架,看到她们那种怼不赢的挫败感,我是真的开心到了极致,就像新年里穿上新的胖次一样(划掉),就像Dio打败了承太郎一样。


卡兹和龙舌兰


go( •̀∀•́ )




卡兹


  你看着手机里大笑的卡兹,觉得十分沙雕,并且后悔认识了他。


  两秒过后,你不由自主的也开始跟着大笑,并且因为笑的太用力而肚子疼。


  在花房给花浇水的卡兹,听见声音停下了手里的工作,走出来就看见你捂着肚子大笑,一边的手机还

放着他大笑的视频。






乔瑟夫


 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“女人”,你只想闭上眼睛,但是出于好奇你还是继续看了下去。


  “嗯哼”那个“女人”眨了一下眼睛,你忍不住了,开始大笑。


  “喂,你怎么了?”手里还拿着没有拆开的可乐的乔瑟夫,你看着他笑的更大声了,“你的下一句话是,JOJO你好骚呀!”你憋着笑意说了这句话,乔瑟夫一脸茫然,你看着他又忍不住笑起来,“龙舌兰最美了!”


【布×你】(短小)

应该算是睡前小故事吧,写两个结局,一个虐的,一个甜的。


开始吧


  你和妈妈两人生活在意大利,妈妈生病了,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,虽然家里还有一些钱,但是你决定去街上卖糖和花,能赚点是点。


  凭借着可爱的外表,你卖的东西一直比别人多,到妈妈病好了,你还是坚持着这份工作,理由是减轻妈妈的负担。


  单调的生活日复一日,直到一位帅气的黑帮进入了你的生活,他总是每天来买光你剩下的糖。其实说实话,你并不觉得他是一位黑帮,因为他真的很温柔,大家都很喜欢他,你也不例外。


  突然有一天,他问你,我爱你,用普通话怎么说。


  “我-爱-你”,你教他,一字一顿,忽然感觉脸忍不住的发烫。风把眼睛吹的红红的,十二岁的你眼眶湿湿的。


  “我-爱-你”,那个黑帮望着你的眼睛,也念的一字一顿,他好像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平静的大海,让人安心下来。


  可是,有天你没有等到那个像水一般温柔的男人了,也许是他今天有事吧,你自我安慰到。可是第二天依然没有看见他,他像是消失了一般,也许是他执行任务去了,也许是去了另一个城市生活,也许他只是不想再见到你。


  从那天开始的九天后,一个金发男子找到了你,他给了你一件白色的西服。那是一件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衣服,你接了过去,上面还有着他的味道和红色的痕迹。


  你从那时起就不再卖东西了,妈妈像是知道了什么,只是默默的带着你回到了自己的国家。也许你不会再一次踏入意大利的那个城市,也许你不会再一次爱上一个蓝眼睛的人了,也许你已经把心送给了那个温柔的人了。













(第二个)


  在那九天后,他又回来了,如以往一样买光了剩下的糖,还买了一只玫瑰。


  你有点羡慕他即将献出花朵的女孩,但还是朝他笑了笑。他接过了你手里的玫瑰,笑了笑,把花又递给了你,“我-爱-你”这句话像是排练了上百遍,虽然带着滑稽的腔调,但在你的耳里却是在动听不过了。









没啦!以后应该周一会写文,其他时间看作业数量,如果没有脑洞的话,也不一定会写,那个奇妙的相遇我实在是没有脑洞了。这篇是看了一个港星的故事写的,那个男主是一位混血的水兵,但是最后死了,好像是在海上的时候船被炸掉了,所以他们也没有在一起。主要是布姐很温柔的,我第一个想到他,所以就写啦。其实老早就想写这个的,只是今天自习课把作业做完了,,,


(我外号叫鸽子,懂我意思吧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)


那个奇妙相遇脑洞有的小可爱分享一下呗Q_Q


晚安!